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灯下黑”地区的抗疫工作更需要差异化的援助

文章出处:bob 人气:517发表时间:2020-03-27 00:29:46
“封”的举动的负面效果正在显现,影响到村民的正常生产与生活。图为湖北孝感市孝昌县公安局卫店镇派出所民警在孝昌县花园镇北大桥值守。 微博@孝感日报 图笔者是湖北黄冈市浠水县人,从1月18日归家至今,在电视上和手机上了解到有关武汉及黄冈肺炎疫情的各种资讯。当然,其中有黄冈市部分失职失责领导先后被问责与免职的消息:1月22日至31日,已有多达337人被处分。笔者也亲历了村委针对疫情开会、敲锣打鼓进村宣传卫生常识、封路封村、喷洒消毒液等防控疫情措施。十多天观察和经历下来,有些想法,写下来或可供决策方面参考。一、“灯下黑”的黄冈和孝感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于武汉暴发以来,无论是政策倾斜,还是舆论关注方面,作为武汉城市圈的腹地城市,黄冈、孝感等地都不太容易进入聚光灯下。相比常住人口超过千万的省会城市武汉,黄冈、孝感两个地级市的城镇化程度较低。据官方数据,截至2018年末,黄冈市常住人口633万,城镇化率47.22%,孝感市常住人口492.0万人,城镇化率57.57%,两地城镇化率均低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59.58%)。因而,这两地的大片地域都被农村覆盖。根据距离衰减率原则,这些毗邻省会武汉的城市里,有很多人优先选择去武汉学习、经商与务工。上述大背景决定了,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来自海内外的海量资金和物资捐助,绝大多数都涌向了聚光灯下的省会武汉,而作为武汉的腹地城市,黄冈、孝感等地难免出现“灯下黑”现象。加之这些地方的医疗条件本来就薄弱,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下,从病患及潜在病患的数量和医疗救助资源供给之间的比对关系看,两地的医疗供需关系相对更加紧张与急迫。其次,当前我国的治理与管制体系具有明显的城乡差异,城市的治理经验更丰富,城市可以凭借和利用的治理资源与资本比农村更多,治理效率必然更高。第三,乡村布局的分散特征明显,监管难度更大,这决定了农村的宣传、动员和有效治理需要动用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第四,不少村民对相关法律与法规的认知和理解不够深入,反而对春节拜年、聚众娱乐、吃饭喝酒等传统乡村习俗痴迷有加,这一定程度影响了相关政策的实施效果。二、“封县”、“封村”的负面影响正在显现紧接着武汉之后,湖北很多地方也宣布暂停市内公交、长途客运站运营,并关闭城铁、火车站离开通道,类似举措被俗称为“封城”、“封县”。相应的是,在最基层,村庄之间的通道也被封锁了。这样的措施,或可最大程度限制人员流动,从而规避交叉感染。比如,笔者所在的浠水县交警部门于1月29日上午发布实施了号称史上“最严苛的交通管制”:为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接触,隔绝病毒在人与人之间的感染,城区交通信号灯一律实行红灯,疫情防控车、医疗救护车、生产生活保障用车除外(尽管当天下午就废止了)。笔者老家所在的村,早已于1月25日封村,外人不得进来,本村村民不得出去。2月1日,浠水县精准脱贫攻坚战指挥部通过微信群向基层干部(笔者父亲是村民小组长)发出《关于突出疫情防控重点落实盯死看牢措施的紧急通知》。《通知》要求对所有与病患密切接触者和武汉返乡人员实行盯死看牢,坚决不准其外出;对所有与病患密切接触者和武汉返乡人员逐户落实一份“温馨提示”,明确“请你们一家在疫情防控期间不要外出,也请你们拒绝其他人员串门走动”,张贴于相应对象家门口。中小城市和乡村地区因为缺乏应对控制突发性传染疾病的经验,采取“封县”、“封村”等举措,也是效仿武汉“封城”的做法,是对防控此次疫情最重要原则(“不出门”、“不出门”、“不出门”)的贯彻与执行,试图降低病患者及潜在病患者与正常人之间的交叉感染机会。此举对防止疫情蔓延、稳定民众情绪、保持社会稳定具有重要意义。在短期内被赞为“硬核防疫”之后,这些“封”的举动的负面效果也在显现,正严重影响村民的正常生产与生活。现在的农村不似以往,早已不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接近一半的家庭举家外出打工,村庄“空心化”特征十分明显,这意味着回家过年什么都需要买,平日过年十天八天的,东家借、西家凑还过得去,如果一个月、甚至几个月待在家里,势必熬不过去。就在撰写本文之前,笔者和母亲去自家菜地摘青菜回家备午餐,母亲正欲把一颗略带黄色的青菜切碎给鸡吃,被父亲阻拦,对母亲说:“谁知道这个病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啊,你以后不要一次扯那么多颗了,留着慢慢吃。万一哪天,人都没有吃的,哪里还顾得上鸡啊。”母亲只好放下菜刀。笔者相信,今年情绪比较复杂的留守老人不在少数,眼下和孩子们可以天天在一起,很开心,但时间一长,一大家子的吃喝拉撒也会犯愁。城里要什么,可以及时解决,比如叫个外卖就可轻松搞定。乡下则不然,一方面很多快递无法送达地处偏远的村庄,往往需要自己去镇上取;另一方面,相较于城里,乡下快递的效率低很多很多。就在撰写本文的上午,村里的微信群里有人说,家里已经没有菜吃了,怎么办?大家各抒己见,协商的结果是:各家各户写明生活所需的物资名称及数量,统一由村干部代买。也有人说,家里的井水已经不够吃了,吆喝村里几个青壮年帮忙打井取水。以至于,一些亘古未有的事情发生了:去商店买个东西,店家老板不让靠近,“别靠太近,离远点,要什么赶紧说,不买走人”;一些不太明事理的老人主动串门问候,但遭到了年轻人的婉拒,无法保证老人不会“怀恨在心”。除了日常生活影响外,“封县”、“封村”对生计与生产的影响更加巨大而深远。昨天,笔者在微信上和一个同学聊天,当我说,“现在这样可以好好和爸妈呆呆,融洽父子关系、婆媳关系”时,他理直气壮地驳斥我:“这样子一天天待在家里,我好愁好难,我要养家糊口啊!”他告诉我,他在东莞开模具厂,已经签订的订单是五月份供货(出口),现在困在家里,怎么履行合同约定?违约金怎么办?一熊姓大哥非常沮丧地对笔者说:“过年前我已和一位青海西宁的一家地产开发商谈好了,年十二开工,给他装修房子。这么好的生意,现在我却只能呆在家里,到手的鸭子眼睁睁地看着飞了,你说我烦不烦?”到撰写本文的正月初十(2月3日),往年这个时候,村民应该走得七七八八了,但现在,要去城里上班的、打工的、上学的,都无奈地滞留在家里。更要命的是,多数家庭的生计该怎么办?一个大老爷们,在家呆几个月,全家怎么办啊!心急如焚的还有笔者的侄子。他在本县实验中学念初三,四个月后就要参加中考。年前的期末考试,他的成绩在全年级800人中排名22,班级60人中他排名第2。这很尴尬:他如果最后努力一把,得到及时高效的辅导,有可能冲进年级前12名,或班级第1名,这意味着他有可能考入本市最好的学校——黄冈中学;但如果这次疫情耽误了他宝贵的学习时间和与老师们面对面的辅导机会,他估计只能进县一中。虽然笔者天天辅导他四个小时,但科目只限于语文和英语,他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盼望这次疫情早点过去,那样他可以早一天返学,回归正常的学习状态。可见,封城、封村,客观影响是深远和全方位的。三、抗疫措施有待顺势调整针对封县、封路及封村等特殊措施带来的负面影响和诸多隐患,在重视疫情宣传和病情整治的同时,基层权力部门要注重对村民必要生产与生活活动的指导与关心。比如,针对有可能因为长时期封村导致的蔬菜等物资紧缺的情况,鼓励村民在严格戴口罩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种菜,适度开展生产自救。相较于部分医生推荐或网传的双黄连口服液、连花清瘟胶囊等所谓抗疫特效药物,笔者直觉上更加相信乡村的土方子,比如:可以每天用艾叶泡水后洗脚、泡脚,给身体消毒;每天在门前屋后熏野艾,以净化环境,让病毒无藏匿之所。对那些无奈滞留黄冈等重灾区的打工者和广大学生群体(如果疫情真的再持续一两个月之久的话),就业、培训、劳动保障等部门能不能给予一些就业与培训方面的特殊照顾?对那些在黄冈等重灾区就读或在重灾区滞留的在校学生,相关教育部门能不能做好应急预案和制定尽量降低影响的弥补方案?针对初三、高三等面临中考和高考的学生,能不能出台适当而必要的支持政策?要重视并认真做好针对疫区居民和村民的心理疏导工作。目前没有时间、精力与人力做这项工作,但疫情彻底解除后,村委、党员、其他志愿者和爱心人士要做好相应的解释、说明与安抚工作。总之,笔者希望,关于此次肺炎疫情,社会各界不应只关注武汉,也应关注黄冈等中等城市乃至县城的防疫工作;针对中小城市、农村地区的特殊情况,有关方面能给出差异化的抗疫援助。(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下一篇:中国工程设计大师、火炸药科技领军人物施立成逝世 上一篇:馆长对话 | 设计互联:从零开始的馆藏与国际合作的视角
<